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章 碰瓷真爽
    “扯淡呢吧!”

     还不等萧然迈出两步,几道人影已经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周围。虽然站的位置松松散散,但隐隐呈现出包围的架势。凭借萧然的实力,竟然直到他们接近到二十米以内才发觉!

     其中一个中年人缓步走到那御姐面前,面无表情地微微低头:“小姐。”

     中年人衣着普通,相貌更是普通,属于那种往大街扔块砖头都能砸倒一大片的。可萧然偏偏从他的身上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 “情况有些不对。”萧然虽然表面上还是一脸蒙圈,但内心已经暗暗戒备。

     虽然那个御姐身手也不弱,但还不至于让萧然放在眼中,可面前的平凡中年人却让他产生了看不透深浅的感觉!萧然直觉中感到这次英雄救美貌似多余了,看样子人家暗中分明埋伏着一大票保镖啊,还个个都是高手的样子!

     “嗯。”御姐看也不看中年人一眼,而是高傲地仰着脸,望向萧然:“怎么,还想继续演戏?真当我何鸾羽是傻白甜了?把他的东西抢过来,看他能装到什么时候!”

     后半句却是对身边的中年人说的。

     “呼!”还不等御姐的话音落下,萧然猛然感到一股劲风袭来,平凡中年人竟然仿佛横跨了两人中间的距离般,眨眼到了面前!

     “好快!”

     萧然心中一凛。中年人一动手,他就发觉对方也身负古武!而且至少是四级高手!

     在现代社会,随着科技的跨越式发展,人类的肉体不但没有减弱,反而潜力不断被激发。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华夏传承了几千年的古武!可以通过修习武技来打破人类肉体的极限!而各个古武世家和隐形门派垄断着大量财富和社会资源,已经是众所周知的情况。

     随之而来的,就是依照实力进行划分等级。目前只要步入四级炼体境,就已经可以称为高手,而五级通幽境的强者,则是全世界各大势力所争抢的对象!而据萧然所知,还活跃在世界上的最强者就是那些凤毛麟角的七级化元境的变态!至于八级反真境,则只是存在于传说当中了。

     就连萧然自己,也只不过是刚刚突破到五级的水准而已。

     “一个四级高手,竟然给这个娇滴滴的一个御姐当走狗?看来我还是太年轻了啊。”电光火石之间,萧然心里感慨着,却反而静下心来。

     笑话,如果被这种小场面吓到,那他也不是那个能在南美热带丛林中,弹尽粮绝情况下反杀数百荷枪实弹雇佣兵的国际杀手界新秀“夜磷”了!

     眼睁睁看着中年人到了眼前,萧然却纹丝未动。

     “砰!”中年人却并未接触萧然,而是一把抢过了他背上的尿素编织袋。下一刻钟,却已经回到了御姐身边。

     一切都发生在呼吸之间,在外人看来,完全就是中年人出手太快,而萧然根本来不及反应。

     “你把它打开看看。”

     御姐看着脏兮兮的编织袋,急忙后退两步,对中年人吩咐到。

     “哎,你们干嘛抢我东西,拿可是我全部家当啊,你们城里人还讲不讲道理……”

     萧然还没喊两句话,也不见中年人手掌动作,编织袋突然“撕拉”一声,裂为两半,里面的东西“叮叮咣咣”掉了一地。

     御姐目光扫去,先是一阵错愕,紧接着娇美的面容瞬间变得通红!

     地上掉了一大堆破旧的瓶瓶罐罐,看来像是装调味品的,而更引人注目的,则是几条老旧的男士内衣,和一本限制级杂志。也不知道萧然是从哪个废品站淘来的。封面上一个女模只穿着比基尼,摆出大胆火辣的姿势。

     “咦?”看到这一幕,就看中年人也微微惊异,深深望了萧然一眼,随即叹了口气,眼神变成了怜悯,一脸兄弟我懂你的表情。还在心里感叹着:“年轻人血气方刚,到城里打工也讨不上老婆,只能偷偷过过眼瘾,农民工兄弟不容易啊!”

     “你,你真不是演戏?”

     呆了两秒钟,御姐终于意识到自己好像搞错了,语气也变得迟疑起来问道。

     “是你祖宗十八代!”

     萧然破口大骂,紧接着就想冲过来,但斜眼看到中年人轻咳一声,挡在了御姐身前,掂量了一下自己,还是停住脚步,但嘴上还是不肯吃亏:“你个臭娘们,长得好看了不起啊!凭啥抢老子东西,这件事跟你没完……奶奶的,怪不得进城之前李大婶就说城里人靠不住……”

     听着萧然发牢骚,御姐不由得尴尬起来:“额,不,不好意思哈,是我误会你了。走吧。”

     说完转身刚想走,萧然“扑通”一声坐在地上,哭天抹泪起来:“世道沦丧啊!一片好心,却被狗咬了啊!你说我坐了三天火车,到南江市来打工容易吗,先是客户违约,然后又被抢劫!公道何在,天理何在!难道这世上就没有我们厚道人的活路了吗……苍天啊!”

     萧然干嚎声音越来越大,不时有行人路过小巷,都好奇的朝里面张望,见一个美女和几个男性围着大哭的萧然,不由得指指点点,甚至还有几人掏出手机,犹豫着要不要报警。

     “你!”御姐被搞得走也不是,留也不是,不由得憋红了脸,愤愤地掏出钱夹,一刷手就是一叠粉红色的钞票:“好啦好啦,算我错了,这些钱赔给你。”

     “啊?”一见有钱拿,萧然哭声立刻停止,接过钞票点了点,嗯,不少,足有两三千,反手塞进怀里,随即又放声大哭:“老天爷啊!这是什么世道啊,果然城里人打了人,给点钱就能了事啊,可怜我这编织袋是我死去的亲娘留下来的唯一信物,就这么……就这么给毁了,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咳咳。”中年人一个踉跄,差点没栽倒,急忙干咳几声,心想感情今天是碰上无赖了。

     “我,我已经把身上的现金都给你了,还想怎么样!”

     这次御姐连上满是愠怒,问道。

     “哎呦,我好歹也是见义勇为,把这个小妞从流氓手里救了出来,我爷爷说了人要知恩图报,否则和畜生有什么区别?我刚刚进城,可怜都没落脚的地方啊!人呐,多狠心才能看着恩人流落街头啊!”

     “你够了!”

     御姐这回算是明白了,感情眼前这小子要碰瓷,恨得牙根痒痒,刚想发飙,中年人急忙低声道:“小姐,注意形象啊。”

     御姐一侧脸,这才发现胡同口已经黑压压聚集了一大片围观群众,都拿着手机录像,还不断小声议论。见义勇为无人问津,倒是看热闹都很积极。

     “哎,这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“嗨,这不是有个小子见义勇为嘛,结果被恩将仇报了,这种英雄流血又流泪的事儿还少吗?”

     “你知道个啥,我目睹了全过程,那年轻小子分明是个豪门公子,结果家门败落,成了这副样子,那女的是和他有婚约的千金小姐,现在不愿意嫁了,这是来逼他退婚呢!”

     “就是就是,刚才那女的都亲口说了,这小子是什么王家的还是赫连家的。”

     “啥退婚啊,我看这闺女是有姘头了,这是要来谋杀未婚夫,否则怎么带这么多打手来?”

     短短几秒钟的功夫,围观群众已经脑补出了十几个狗血版本,再看向御姐的目光,就变得复杂许多。

     嗡嗡的议论声不断钻进耳朵,御姐的胸口起伏越开越急促,俏脸气的通红,几乎咬牙切齿地道:“好,你跟我回去吧,我给你安排个住处。”

     “还有工作,听说现在城里工作挺难找的。”萧然不忘补充一句。见御姐几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,这才拍拍屁股站起来,用破编织袋一股脑包起来地上的破烂,说道:“行,走吧,我看你身份也不低,应该有车接送我吧,乖乖,老子村里就一辆拖拉机,这次赚大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吱……”

     半个小时后,一辆三叉戟标志的优美跑车停在了一栋豪华别墅前。

     车门还没完全打开,御姐就一脸阴沉着钻出来,紧接着身后响起了萧然啧啧称奇声,显然没见过这么豪华的别墅。

     想到身后那个乡巴佬不但玷污了自己的爱车,还大言不惭地让自己当专职司机,御姐感觉自己死守了二十年的尊严像是被践踏了一样。不由得在心里考虑,要不要再买辆车。

     “哈哈,鸾羽,好久不见啊,大家等了你好久,还以为你今天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正胡思乱想着,一个清朗的声音传来,紧接着一个头发打理齐整,穿着一身亮眼修身白色套装,器宇轩昂的男子阔步走来,在他身后还跟着七八名同龄的男男女女。萧然只是随便扫了一眼,不由得心中暗暗咂舌。这些人身上的配饰,随便拿出一样,都能卖出个大价钱,都是有钱人啊。

     “高明峰,你怎么在我家?还有,请你叫我的全名何鸾羽,我们还没有那么亲热!”

     一见到帅气男子,何鸾羽的表情瞬间恢复了冷漠。

     “哈哈,这不是咱们妹妹把朋友都叫来,开了个派对嘛。就差你了,快进来。”

     高明峰仿佛看不到何鸾羽的冷淡,熟络着走过来,但紧接着看到萧然从车后座钻出来,不由得一呆,紧接脑海里像是爆炸了一样:“天哪!竟然有男人能和高傲的何家大小姐坐一辆车,还是大摇大摆地坐在后座?闹呢!”